版权所有:新滁周报 PDF版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9年05月09日> > 总第1313期 > B1 > 新闻内容
“排华法案”:一部让美国人羞愧至今的法案
新闻作者: ■本报综合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9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美国的历史上曾经出台过无数的法案,但其中有这么一个至今都令美国感到羞愧,以至于现在不少美国人还根本不敢相信:What?我们国家曾经出台过这么一个法案?本报在此为您揭秘——

这个故事,要先从“金子”说起
18世纪末19世纪初美国兴起的“西进运动”,在进行到1840年代末时被点燃了一个兴奋点——在加利福尼亚州发现了大量的金矿。
一时之间,不光是美国人,全世界对黄金有着执着欲望的冒险者们开始纷纷聚集到了美国的西部,有法国人,有英国人,有单枪匹马,有三五结群,在踏上加州那块土地后,他们就立刻加入了浩浩荡荡的淘金大潮之中。
在那前后数以十万计的淘金者中,也开始出现了华人的身影。彼时的中国,刚刚经历了一个人口生育的高峰,到了1830年道光年间,中国的人口已经达到了4亿。而同一时期内,国内经济结构和社会资源分配模式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这直接导致了所谓的“康雍乾盛世”之后,中国的贫困人口直线上升,为了谋生,对外劳务输出成了一个解决多余人口的出口。
1849年,在旧金山登记在案的华人数量只有54人,到了1850年,就变成了4000人左右,到了1852年,直接飙升到了2万人。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来自中国的广东沿海地区.尽管当时清政府并不准许国民出海,但这个规定的效力在沿海地区已经大大降低,而那时候去美国也不需要任何护照和签证——上船,过海,下船,登陆,开始干活。
到了1852年,在旧金山已经出现了大约20家左右的华人商店。在一些地方,华人聚居的“唐人街”雏形已经开始出现。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华人的麻烦也开始慢慢来了。

初来乍到的华人,一开始是很受欢迎的
廉价,勤劳,聪明,守序,不惹事生非,能在艰苦乃至苛刻的环境中生存……这些优点让雇佣华工的淘金雇主感到非常划算。1849年,旧金山市长约翰·吉瑞(John Geary)还特别为华工举办过欢迎仪式。但是,性价比极高的华工在另一方面却得罪了其他的白人雇工,因为他们失去了和老板讨价还价的本钱——你们去看看那群只拿那么一点钱的中国佬,你们还敢提要求?
到了1852年,由于金矿已经日渐稀少,美国人的淘金公司开始抱团排挤华人,提出“所有的黄金都是我们的”。与此同时,由于水力淘金方式的出现,大批依靠劳力进行最原始淘金的白人个体户也都破产了,但他们并不把原因归结于水力方式的出现或者淘金公司的剥削,却把矛头都集中指向了华人——是这批黄皮肤的人抢走了我们的饭碗。
一开始,政府层面还试图通过法律来“合理”限制华工——对所有参与淘金的外国人每月要征4美元的税。但发现这样依旧无法赶走华人后,各种针对华工的民间暴乱开始被纵容:殴打,抢劫,甚至将华工赶出他们自己的营地。进入1850年代末的时候,更大的危机袭来——金矿基本上都空了。大量的白人工人面临下岗,按照习惯性思维,他们很快就会将怒火发泄到华工身上。
1871年10月24日晚,一场灾难降临到了洛杉矶唐人街。数百名愤怒的美国白人和墨西哥人冲到了唐人街,他们声称两名华人在枪战中击毙了一名白人。随后,大规模的“报复”展开:很多华人从家里被拖出来殴打,甚至被施以“私刑”,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觉得找到发泄渠道的白人之后将唐人街的房子全部点燃,付之一炬。在这场骚乱中,18名华人被杀。
尽管第二天的《加利福尼亚日报》称这种发生在大城市的丑恶行为是“我们城市的耻辱”,但由于从1870年开始,美国的经济开始陷入萧条,越来越多下岗失业的白人工人开始将怒火发泄到华人身上,并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从1870年到1880年,全美有大约2800名华人被杀害,但因此被逮捕判罪的白人凶手只有25人。
那么,美国的精英阶层和政府层面是怎样面对这个局面的呢?以自认“华人问题最严重”的加利福尼亚州为例,州政府出台了一项规定:不准有人挑着扁担在人行道行走。这条规定显然就是针对华人的——他们都习惯用扁担挑货物。
1875年,美国国会颁布了“佩吉法案”(Page Act)。提出禁止中国妓女来美国——他们认为中国妓女将自身可以免疫的梅毒带到了美国,造成没有免疫力的白种人人口大量减少。1876年7月,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分别通过决议,成立一个联合特别委员会,专门调查美国西海岸的移民情况。结果综合100多名所谓“美国上流阶层”证人证词递交上来的报告,“种族歧视”的味道扑面而来:
“每有一个中国佬在我们的土地上永久定居下来,都会使我们自己的血统降低。”“中国人并不比非洲种族优秀,他们比上帝创造的任何种族都要低劣。”“中国人脑容量太小,是无法建立文明的自由政体的劣等民族。”到了1879年,另一个让人觉得脑洞大开的“15名旅客提案”被提了出来:任何开往美国的船只,里面不能有超过15名具备中国背景的旅客,如果如此,船必须掉头离开美国,船长也要被罚款。
这个“15名旅客提案”最终在美国总统海斯那里被拒绝签字,理由是与《蒲安臣条约》冲突,但更深层的原因,是海斯总统考虑到了对华贸易关系。
1882年5月,美国国会批准了“在20年内禁止华工进入美国”的提案。在这份提案的背后,其实也有美国政治博弈的鲜明烙印:很多南方州根本不存在“华工问题”,甚至州内都没有中国人,但这些州的议员们还是投了赞成票,因为这看上去能迎合西部州的利益,而通过这样的“交换”,西部州的议员们可能会在南方州针对黑人问题的提案中“帮一个忙”。
这份提案最终交到了时任总统切斯特·艾伦·阿瑟的办公桌上,阿瑟总统是一个坚定的“废奴主义”者,但他所能做的,也只是把“20年”减为“10年”,随后签字。1882年5月6日,美国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排斥整整一个族群的“排华法案”正式出台:10年之内,华工不能来美国,已经在美国的不能获得公民身份,不能结婚和拥有家庭。
并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时任参议员外交委员会主席的汉尼拔·汉姆林(林肯的首任副总统)认为“排华法案”完全违反美国“所有人生来自由平等”的宪法精神,他对自己投下反对票感到自豪:“我的投票将成为遗产留给子孙,他们将会把这看成是我一生最辉煌的举动。”

《排华法案》出台,美国华人的反抗是徒劳的
但出于天性和文化传统,华人的反抗并没有选择暴力的形式,而是完全遵循美国的方式:在报纸上发文章呼吁,通过法院诉讼,甚至写信给总统。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从1882年到1905年,在美国的华人向美国各级联邦法院起诉的案件达到1万多起,其中有20起打到最高法院。考虑到当时在美国的华人总人口只有11万左右,诉讼率已经占到了10%。但是,法院的判决几乎没有支持过华人,而华人也只能选择去法院而无法动用更厉害的武器——他们不是公民,没有投票权,没有政客会真正重视他们。
而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华人在美国的境况越来越糟糕。对于居住在美国的华人而言,他们的生活范围被慢慢限制在了唐人街,只要不住在唐人街,就会受到白人的攻击。事实上,在美国全国各地都出现了攻击华人,抢夺华人固定资产的恶性事件。
而这个原本定期“10年”的《排华法案》,后来不断延长,直到另一场战争爆发。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当美国自己被拖入第二次世界大战泥潭的时候,终于开始清醒认识到中国盟友的重要性,在开始大力援华的同时,美国总统罗斯福意识到中美作为同一个战壕的战友,彼此之间隔着一个伤害感情的法案。
那就是已经延续了60多年的《排华法案》。美国人意识到,这个法案不仅仅伤害了自己盟友的感情,更是让日本人有了一个很好的宣传抓手:我们的目的是赶走西方侵略者,他们会真心帮助你们吗?看看,《排华法案》就是最好的答案!放弃幻想吧!加入我们的“大东亚共荣圈”!他们强调既然西方人看不起亚洲人,奴役和剥削亚洲人,那我们自己就建立起“亚洲人的亚洲”。美国的《排华法案》恰恰为日本的歪曲宣传提供了支持。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度曾固若金汤的《排华法案》根基开始动摇起来,到了1943年12月17日,在罗斯福的推动下,美国国会终于通过了《麦诺森法案》(Magnuson Act),这条法案又被称为“排华法案废除案”。根据这条法案规定,原本居住在美国的华人可以获得公民资格,不再会被驱逐出境,而且,每年允许中国有105名华人移民美国——尽管这个数字非常小,但至少宣布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不过,即便是美国人心里也清楚,废除《排华法案》的最大动力并非是道德上的愧疚或人性上的纠错,而是在战争年代出于政治利益考量的一种举动。
这也造成了《排华法案》虽然被废止,但很多细节条款却在原来巨大的惯性下依旧没有刹车,比如加利福尼亚州直到1948年才废除“禁止华人与白人通婚”的禁令。
2012年6月18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全票表决通过,美国正式以立法形式就1882年通过的《排华法案》“道歉”。然而,这个“道歉”之所以要打一个引号,是因为当时的“道歉”用的单词,是“regret”(遗憾),而不是“apology”(道歉),这两个单词的语义差别,其实很大。
这个“道歉”,在国会众议院通过时用的是“无记名口头表决”,而不是“书面表决”。按照赵美心的说法,用“遗憾”字眼和采取“无记名口头表决”,都是为了使两党一致通过而作出的妥协。
时至今日,中美关系早已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两个国家——尤其是中国——也已绝非当年可比。但一部《排华法案》不应被历史忘记,不仅仅是因为有值得美国人反思和羞愧的地方,对我们中国人而言,也有相当的借鉴意义:无论是移民、定居,还是旅游、求学、贸易往来,要在异国他乡得到别人的尊重和接纳,一方面需要自己能够在自立自强的同时,要更开放,更积极地去融入人家的文化氛围,更严格地遵守人家的法律法规;而另一方面,也取决于自己身后那个祖国的发展与实力。哪怕你已远在异乡,哪怕你已更换国籍,但你远方的那个国家,你祖辈的那个故乡,她的强盛与否,总是和你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新滁周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滁州市广播电视台 广告投放电话:18655020101 | 备案号:皖ICP备150102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