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新滁周报 PDF版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9年05月09日> > 总第1313期 > B9 > 新闻内容
温暖的外套
新闻作者:■凤阳县李二庄中学 卞雨涵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9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翻开日记的扉页,一股淡淡的墨香扑面而来。泛黄的格子上,“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的诗句突现眼前,我呆呆的注视着,思绪不禁飘到那年深秋。
西风起,黄叶满地。我清晰地记得,母亲不再帮我洗衣服了。她的做法让我很不解:“我学习压力那么大,为什么还让我自己打理衣物呢?”也曾几次“抗议”过,但母亲只是敷衍几句,也就不了了之。
过了几天,一个周六上午,母亲拿了件白色的外套,让我把它洗了。我接过外套,不满的幼芽却在心里萌发。于是,在洗衣服时,故意将它和我的红色衬衣一块洗,我明知白色外套会沾染红色,但我还是这么做,借此发泄心中的不满。当我将白色外套从洗衣机中拿出时,它已经不伦不类了,白色和红色染在一块,难看极了。可不知为何,我心中丝毫没有“报复”后的快感,反倒心虚起来。晚上,妈妈便来询问我外套是怎么一回事,我低着头,没有回答。母亲应该是明白了,却只是柔声提醒我下次多注意,别把两种颜色的衣服混在一起洗。那之后,我想尽办法处理那件外套,都是无用之功。
第二日清晨,天空阴云密布,母亲竟然带我上街买衣服,这出乎了我的意料。我们逛了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每家服装店都要进去瞧瞧。可天公不作美,外头的风逐渐大了起来,绵绵细雨也落了下来,母亲二话不说,就将她的外套给我穿上。我看着她身上单薄的衣物,又想起她刚才都是为我挑选衣服,心里更加羞愧……最后,母亲为我买了一套衣服,而她自己什么都没有买。
回家以后,我无意间瞧见,隔壁二婶在洗她刚出生的孩子的尿布,一遍接着一遍的搓揉,不厌其烦。想到母亲最近的言行,我终于恍然大悟,她只是希望我能够自理自立。此时,我的眼眶酸酸的。晶莹的泪光中,母亲为我洗衣的场景在眼前跳跃着。脑海中不断浮现出母亲旧日为我忙碌的身影。爱在日常,却不平常。我穿上新买的外套,感觉温暖无比。于是走出房间,将母亲还没有来及洗的一件衣服放置在脚盆里,搓洗起来……
窗外鸟儿飞过,我吃了一惊,回忆顿时切换到现实。顺势拿起笔,在扉页上又添了新句:“举头望云林,愧听慧鸟语。”
指导老师:庆克林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新滁周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滁州市广播电视台 广告投放电话:18655020101 | 备案号:皖ICP备15010275号-1